栏目头部广告

大漠桃花别样红

人间四月芳菲尽,大漠桃花始盛开。在内蒙古阿拉善的腾格里大沙漠,4月是春天刚刚开启的一道门扇,把视线撒在沙漠的起伏里,一片艳丽正悄然袭来,盎然的春意如雾霭般在沙漠弥漫,是的,扁桃花儿开了,大漠花正好,扁桃笑春风。

一年一度,去大漠赏桃花是阿拉善人的偏爱。沙漠桃花的植物学名称为蒙古扁桃,是一种生长在沙漠边缘、山地丘陵甚至戈壁滩上的野生植物。

每年自4月上旬开始,扁桃花便在大漠山野处绽放,粉白、粉红、雪青、淡紫,一向寂寥的大漠旷野此时弥漫着迷人的浪漫气息,花团锦簇的起伏,山花烂漫的空旷,令每一个身临其境的游客怦然心动。大漠桃花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它的野性美,它没有栽植桃花的妖娆,也没有《诗经》和唐诗宋词里桃花的“灼灼”和“夭夭”,扁桃花呈现的是冷色调,红色是淡雅的,更多的是一种渐进的粉红或紫色,它的枝干是紫红或灰黑色的,同大漠的恢弘以及春风的料峭浑然一体,小巧的花瓣和纤细的花蕊在风中微微抖动着,那是一种逼人的冷艳。

扁桃的花期在四五月,一般盛花期只有一周或一旬左右。扁桃花盛开时,旷野和大漠更适合远眺,一团一簇的花色,接连成片的蔓延,羊群和骆驼徜徉其间,沙漠仿佛一块巨大的橙黄色画布,涂满了新鲜的颜料和久违的芬芳。

扁桃是沙漠中最顽强的植物,落尽叶子的扁桃或是在冬日的旷野上,或是在沙漠中突兀的老石边,枝条和刺儿密织在一起,呈现醒目的炭黑色。2018年春季,我们前往阿拉善东北部的汉代高阙塞考察时,曾经路遇一株盛开的扁桃树,在满目苍凉的河谷中遗世独立,并不算高大的一树桃花,在春季裹挟着沙粒的狂风中傲然怒放,我录了一段视频,但见花枝乱颤,风声震耳,每每回放都颇觉震撼。

我们赶到时,今年的“腾格里大漠桃花诗会”正在沙漠桃林中上演。一场新雨过后的漠野空气格外清爽,悬挂在桃树上的诗笺被主持人一一摘取吟诵,掌声和喝彩声在旷野回荡。随后是蒙古族诗人身着盛装站在一丛扁桃树下吟诵一首唱给扁桃的“赞词”,虽然我们听不懂具体内容,但他声情并茂的表现力还是感染了很多人。礼赞结束,人们开始绕着扁桃树丛行走,把奶浆和酒水敬献给盛放的桃花,尽情表达着对自然山水的敬畏与热爱。

此时,一曲蒙古族长调也升到了云端里。“大漠一朝生红云,偏向荒野吐清芬。人与扁桃相逢笑,何以女子倚柴门。”一位阿拉善诗人这样吟道。


标签: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底部广告